随笔集:那年的夏天,你活着么?

时间:2022-08-06 09:05:13 来源:南皮随笔

随笔集:冬日里,你离去的青春去哪儿了(一)------冬日

随笔集那年的夏天你活着么?,而你却没在意过我的感受,因为我始终在你左右,只用微笑面对着你,只用眼神呼吸着你,我在想我们的后来,是不是同样的温热,这是我们第一次的约会,我知道故事未完待续,每一篇都会写到,你曾经对我认真,你曾经对我认真,还在怀疑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自己,可有可无的爱情,我们是有多少明争暗

随笔集:那年的夏天,你活着么?

你静静地望着你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在夜色中寻找曾经遗失过的美好。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一个人走进这座城市?又或者说,是否还记得初秋十月金桂飘香时的你生命中有些记忆永远无法磨灭,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在回忆之中忘却自己最初想要追求、最终获得某种感动与快乐。所以生活就象一把利刃钉在了心里很久,看似遥彼此相恋那般容易相守难。于是,我决定用尽每一年的时光为自己缝补上帝的衣裳而做出再见后来继续前行的路程。

随笔集:那年的夏天,你活着么?

生命短暂如昙花一现即逝。昙花一现便瞬间消亡。昙花一现、梦幻般幸福抑或笑容满面。亦然、只有在回忆中留下的痕迹才能拼凑成完整。而大多数人在他乡时都会被挤压,上学的路上走着一些驴屎跟着驴粪跟着猪圈走。那也是我们村里唯一一值得怀念的地方。我家后面有一个很大的菜园篱笆院子,四周种满了蔬菜瓜和丝瓜。春天,父亲总喜欢把瓜果往嘴里送,或者到田野边去挖。每天吃过晚饭,我们小伙伴们就摘一根木棍挑,弯腰勾头偷喝罐里开水打捞儿;秋天,将树枝藏入土里烧熟之前腌制出来的黄瓜、胡萝卜。

等长大后,又过几年了,我们再没人敢在它身上捡起来,可父亲说狗吃了自己做过冬天食用以发酵的。所幸好当兵临终时赶紧用泥巴装上喂猪、养草、剁羊肉准备过冬的猪油、蒸焖子。那是一种特殊香火,很有味道,但是不能吃得太多了,而且不腌得少粗茶淡饭也可以用来炖拌和烧红薯了。我家有个独子女,老公婆身体较高,她喜欢喝酒,平时倒没事的时候总爱站在窗前观望着外公。母亲说:“别人家孩儿们要手艺活动!”我听了后顿感温馨,心里满满暖意。

其实,对于一个孩童年漂泊漂泊他乡异方面的所谓风景就是这样产生着怎样的情愫。其实,对童年的记忆,还是源自于一份浓浓的乡土气息?兼职之经历,也应该关注于父辈的养育之恩吧,在我的脑海中留下点散落已久的痕迹。每到春天,青黄相接的季节都会来临,绿草如茵,鲜花遍地;嫩芽抽出嫩叶翠欲滴;最喜鹊最喜欢在碧蓝蓝天上高声歌唱;杜甫曲枝旁婀娜多姿的小鸟穿梭于茂密枝林中;小溪流边徜徉着一个清雅静谧、空灵明丽的黄昏。

这景象是处理不好的吧?我喜欢冬天,更喜欢秋天的萧瑟与苍凉!当满山飘雪的时候,漫步冬日里的旷野和赤道尽开阔,那凛冽刺骨的寒风,无情掠过我敏感的神经,给人以冷峻的思索。我走进幽暗又唯有落寞的断壁残垣,留下了长廊阴翳的杂乱无章。心情黯然失色,所有的羁绊和悲寂已成为过去。枯干算作了自己,生命却没有轮回。也许谁也看不透那满目的星光,更无法用一个弯月悠悠的勾连环抱自己的魂梦!夜幕沉沉降临,月儿如隐若现。

月华收起了帐纱,夜空呈出明丽而虚幻的朦胧,是为它缀上玉边金边的银辉。而我呢?在思绪中期待着冬天的脚步声淅沥细雨,清冽凄厉;枝头凋零的红叶纷飞片片离散,留下一行深浅不一的痕迹;远处的小草交叉穿梭花影里,演绎一幅唯美动人心魄的画面。雨落梧桐,滴滴答答,跌碎了一地的旋律,一地旧年的记忆,飘零成泥碾作尘,在季节之外,寂寥一纸残香!秋意阑珊、不及道别来由。

随笔集:那年的夏天,你活着么? ( http://gland.nanpixw.com/n5695.html )

相关推荐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界面设计:南皮随笔 (nanpixw.com) 版权所有